一川烟草

妈耶,感觉自己搞到真的了。

给自己挖坑

明天争取剪一个魏白的真相是假

苍了天了,白敬亭先生可要浪漫死了。
可能说不出什么漂亮话,但是爱意是藏在一点一滴里的。
白敬亭先生,我实在是三生有幸。
🕊

【魏白】情人节快乐

民谣x读书
瞎写,脑袋里没什么甜梗_(:3」∠)_


潘打工被抓之后,鸥活泼、撒博士和何作家陆续回了原来的地方。
白读书坐在魏了谁客栈的秋千上,轻轻荡着,看着落日余晖,不知道正出神想着什么。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推了秋千一把,扭头一看是魏民谣:“哎你干什么呢,吓死我了……”
魏民谣推着秋千,低着头看不清表情,说话也含含糊糊的:“……你啥时候走?”
“不一定呢……书白读了,我哥的事情也结束了,跟我爸妈说出来散心,他们暂时也没催我回去,再待些日子吧。”

一待待到了快年关。

白读书看着在小厨房忙活的魏民谣,心里觉得有点堵得慌,还有点憋屈。
喂,民谣,我得回去过年啦。
“哎,魏民谣。”
魏民谣停下了手中的活,转身看着门口的白读书:“怎么了?”
“我明儿上午的飞机,回北京。”白读书低着头,格子的贝雷帽遮住了眼睛。
“……啊,是,马上年三十儿了。”魏民谣好像要掩盖什么似的,用围裙擦了擦手,“对了我之前给你准备了点东西,回家的时候带上给你爸妈吧。”说完摘掉围裙走出厨房,进了房间。
白读书看着他的背影,感叹魏民谣真是个榆木疙瘩,要不是喜欢你,谁愿意在一个镇子上待这么久啊。

“哎。”白读书把魏民谣一把拉到自己面前,“我有话想说。”
对面的人投来了疑问的目光,与平时无异。
白读书突然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烫。
魏民谣看着眼前人红透的耳朵,嘴角微微上扬,笑出了梨涡:“我喜欢你。”
白读书猛地一抬头,贝雷帽差点被甩到地上:“什、什么?”
“我说,我喜欢你。”魏民谣抱住了白读书,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,“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
真容易害羞啊,脖子都烫了。魏民谣蹭了蹭白读书。
“你、你……我,我、我也是……”白读书放弃了挣扎,叹了口气,认命似的环上了对方的背。

“那,那你得等我回来啊……”白读书喃喃,深吸了一口气,魏民谣身上总带着种淡淡的味道,没法形容,就是闻着觉得特别安心。
“那可不行,我不能蹉跎我的青春,”魏民谣学着前几天电视上播的电视剧,“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,可是我的脚步不能。”
感觉到怀里人想把自己推开,魏民谣使劲把人抱得更紧了:“哎呀我逗你玩呢,这是前几天电视剧里台词你忘啦?咱俩还坐在沙发上一块看呢。”
“不过我是准备走一段时间,我北漂过来的,跟你一起南漂回去,咱再一起回夜湖。”魏民谣轻轻地吻着白读书的耳朵。
“你说的。”白读书声音闷闷的。
魏民谣松手,捧着白读书的脸,脑门抵着对方的脑门,嗓音很温柔:“我说的。”
白读书感觉自己都要陷进魏民谣眼里的深潭了,小声嗫嚅道:“那你再唱一次春风十里,我想听。”
“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……”

“我说所有的酒,都不如你。”一曲唱罢,白读书一把把魏民谣推开,走进自己房间:“饿了!我要收拾行李了!你快点做饭!我要吃火锅,九宫格!”
得,刚才皮了一下,后果就是一顿火锅,刚才准备的大概有一半只能明天再吃了。魏民谣心里这么想着,脸上倒笑得像吃了蜜一样,手底下麻利儿的开始准备火锅底料,自己喜欢的小祖宗,只能宠着,还能离咋地?

白读书偷偷地瞥了一眼魏民谣,嘁,让你皮,可给你厉害坏了,一顿火锅可解决不了问题。起码两顿……不行,三顿!

饭后俩人坐在客栈的秋千上,秋千轻轻荡着。
夜湖镇因为临近年关,夜里没了往常酒吧里的喧闹声,倒是衬着这一方天地愈发宁静。
两人十指相扣,配着秋千的节奏,白读书轻轻哼着:“爱人呐,这样呼唤你……”
“哎。”

【魏白】另外的价钱

新司机上路,一辆小破三轮车,还特短
这两天被蒸煮甜晕古七。

ooc是我的,甜甜蜜蜜是他俩的

关于另外的价钱

“网友们都想知道白白另外的价钱到底是多少?”
“这个我们也想知道,这个说不定魏大勋可能知道~”


魏大勋和白敬亭录完了节目之后,没有马上回到北京,在土耳其留了几天,毕竟是“浪漫的土耳其”。
没准以后还有东京和巴黎是吧。
马来西亚是可以准备打卡了。
魏大勋在心里把世界地图中的马来西亚挑了个勾。

某天晚上,两个人走在土耳其不知名步行街上,白敬亭拉着魏大勋给他照相。
“记得把我放对角线上,显腿长……哎对,就这角度。”
魏大勋看着旁边的这位摆弄着滤镜的白·腿长182·敬亭先生,有那么点无可奈何。
照了又不发,你知不知道你粉丝微博上天天嗷嗷等着,都蹿我微博底下了。魏大勋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。
这哪儿敢明说啊,这一句下去有三句等着呢。

“走着,”白敬亭终于选好了滤镜,示意魏大勋继续溜达,“怎么了?”
魏大勋站在那,有点犯愣,看着白敬亭带着点愉悦的表情,突然想起来明侦第二季收官那期,“我在节目里找到了我的真爱魏大勋”,说完跟鬼鬼闹的时候褶子都笑出来了。还有那句“我说这是另外的价钱”,也不知道是穿的太多有点热,还是解释得比较激动,反正那时候白敬亭脸上,脖子上,包括领口露出来的皮肤都粉粉的。
真想让人一口咬上去。
秀色可餐。魏大勋如是想,哎我可真有文化。
“白,你那另外的价钱是多少啊?”
“??什么玩意儿?”白敬亭一脸懵逼。
“就你之前明侦小盒子那期,跟小盒子说这是另外的价钱。”
“……啊?哦,随口一说,就是个梗。”白敬亭解释完之后走了几步,“快走啊,还没逛完呢。”
魏大勋紧忙跟上,但是粉敬亭在他眼前挥之不去,他突然很想扒开眼前人的衣服,确认一下,现在是白敬亭还是粉敬亭。

两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然不早,白敬亭抢先进了浴室,站在里面对着魏大勋耀武扬威了一番,然后把他轰了出去。
魏大勋站在浴室门口,听着里面的水声,粉敬亭还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。
粉敬亭不是幻影,他现在就在里面。

等浴室里响起吹风机的声音,魏大勋才如梦初醒,坐在床上,拿起手机查看接下来两个人的安排。
再等到白敬亭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,魏大勋又在犯愣。
“哎犯什么愣呢,你不去洗澡?”白敬亭扒着刚吹好的头发,“今儿晚上你这怎么了,老犯愣。不舒服吗?”
“……没。”魏大勋回过神来,白敬亭穿着浴袍站在他面前,像只晒着太阳小睡的猫儿。
露出来的皮肤也还是粉粉的。

“……哎!魏大勋你干什么呢!”白敬亭被魏大勋扑到了床上,魏大勋压着他大半个身子,猛地一下子没喘上来气,正用手扒拉魏大勋。
“白敬亭。”魏大勋在身下人耳边呼了口气。
难得魏大勋正经喊自己的名字,白敬亭以为他有什么事情,停了动作,但是下一秒他觉得自己白眼都能翻天上去。
“白白,我还是想问你另外的价钱是多少。”

“……魏大勋。”
“诶,在呢。”
“你给我下去。”
“……不要。”
“下去!”
“不!”
白敬亭准备提脚去踹的时候,好像碰到了什么……不可描述的东西。
“……魏大勋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有毒吧,这都能硬。”
“嗯……”

白敬亭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热。
“……那你怎么解决一下?”
“白……那啥,你看,这不也好久,没,那啥过了吗?”
“明天都什么安排啊?”
“明天没什么安排,还是逛逛景点……你同意了?”
白敬亭觉得趴在自己身上这个人,哦不,说是金毛更贴切一点,傻不愣登的。
“爱做不做,不做睡觉。”白敬亭一把把身上人推开,把自己裹进被子里。
魏大勋连人带被都带进自己怀里:“那哪儿成啊!”

然后两个人一起达到了生命中的大和谐。

魏大勋把人从被子里扒出来,浴袍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有些松散,手顺着衣领摸了进去,从上而下,就像魏管家对被拷住的白邮差那样。
白敬亭早就闭上了眼睛。以前也不是没做过,每次做之前都觉得,有那么点羞耻,毕竟一大老爷们儿。
“白……”魏大勋俯下身去,温柔地吻着白敬亭的眼睛,和眼角的痣。
但只有魏大勋才知道,这颗泪痣配着微微发红的眼圈有多诱人。

“……啊!”每次刚进入的时候,白敬亭都觉得自己后面胀的不行。他调整呼吸,正适应的时候,魏大勋突然动了。
“嘶,别动……哎!”
魏大勋没答声,白敬亭也没有别的办法表现自己的抗议,只能哼哼唧唧地挠他的后背。

白敬亭快要释放的时候,魏大勋堵住了出口。
“放开!啊……”
“白白,另外的价钱是多少啊?”
“啊?……松手……就是个梗,嗯……!”
“你不说我就不松。”
“你说……多少,就……多少……放手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“等会儿,一起……”

魏大勋搂着白敬亭,两个人正平复呼吸,白敬亭给了魏大勋一肘击:“你丫什么毛病啊你!”
魏大勋嘿嘿一笑,亲了亲对方的脸:“没毛病,没毛病。”
“……”白敬亭不知道自己今天翻了多少个白眼,“赶紧睡觉吧你!”

魏大勋听着怀里的人均匀绵长的呼吸,轻轻地吻了他的脑门。
你是我的无价之宝。
My treasure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