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呲花儿

【魏白】情人节快乐

民谣x读书
瞎写,脑袋里没什么甜梗_(:3」∠)_


潘打工被抓之后,鸥活泼、撒博士和何作家陆续回了原来的地方。
白读书坐在魏了谁客栈的秋千上,轻轻荡着,看着落日余晖,不知道正出神想着什么。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推了秋千一把,扭头一看是魏民谣:“哎你干什么呢,吓死我了……”
魏民谣推着秋千,低着头看不清表情,说话也含含糊糊的:“……你啥时候走?”
“不一定呢……书白读了,我哥的事情也结束了,跟我爸妈说出来散心,他们暂时也没催我回去,再待些日子吧。”

一待待到了快年关。

白读书看着在小厨房忙活的魏民谣,心里觉得有点堵得慌,还有点憋屈。
喂,民谣,我得回去过年啦。
“哎,魏民谣。”
魏民谣停下了手中的活,转身看着门口的白读书:“怎么了?”
“我明儿上午的飞机,回北京。”白读书低着头,格子的贝雷帽遮住了眼睛。
“……啊,是,马上年三十儿了。”魏民谣好像要掩盖什么似的,用围裙擦了擦手,“对了我之前给你准备了点东西,回家的时候带上给你爸妈吧。”说完摘掉围裙走出厨房,进了房间。
白读书看着他的背影,感叹魏民谣真是个榆木疙瘩,要不是喜欢你,谁愿意在一个镇子上待这么久啊。

“哎。”白读书把魏民谣一把拉到自己面前,“我有话想说。”
对面的人投来了疑问的目光,与平时无异。
白读书突然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烫。
魏民谣看着眼前人红透的耳朵,嘴角微微上扬,笑出了梨涡:“我喜欢你。”
白读书猛地一抬头,贝雷帽差点被甩到地上:“什、什么?”
“我说,我喜欢你。”魏民谣抱住了白读书,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,“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
真容易害羞啊,脖子都烫了。魏民谣蹭了蹭白读书。
“你、你……我,我、我也是……”白读书放弃了挣扎,叹了口气,认命似的环上了对方的背。

“那,那你得等我回来啊……”白读书喃喃,深吸了一口气,魏民谣身上总带着种淡淡的味道,没法形容,就是闻着觉得特别安心。
“那可不行,我不能蹉跎我的青春,”魏民谣学着前几天电视上播的电视剧,“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,可是我的脚步不能。”
感觉到怀里人想把自己推开,魏民谣使劲把人抱得更紧了:“哎呀我逗你玩呢,这是前几天电视剧里台词你忘啦?咱俩还坐在沙发上一块看呢。”
“不过我是准备走一段时间,我北漂过来的,跟你一起南漂回去,咱再一起回夜湖。”魏民谣轻轻地吻着白读书的耳朵。
“你说的。”白读书声音闷闷的。
魏民谣松手,捧着白读书的脸,脑门抵着对方的脑门,嗓音很温柔:“我说的。”
白读书感觉自己都要陷进魏民谣眼里的深潭了,小声嗫嚅道:“那你再唱一次春风十里,我想听。”
“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……”

“我说所有的酒,都不如你。”一曲唱罢,白读书一把把魏民谣推开,走进自己房间:“饿了!我要收拾行李了!你快点做饭!我要吃火锅,九宫格!”
得,刚才皮了一下,后果就是一顿火锅,刚才准备的大概有一半只能明天再吃了。魏民谣心里这么想着,脸上倒笑得像吃了蜜一样,手底下麻利儿的开始准备火锅底料,自己喜欢的小祖宗,只能宠着,还能离咋地?

白读书偷偷地瞥了一眼魏民谣,嘁,让你皮,可给你厉害坏了,一顿火锅可解决不了问题。起码两顿……不行,三顿!

饭后俩人坐在客栈的秋千上,秋千轻轻荡着。
夜湖镇因为临近年关,夜里没了往常酒吧里的喧闹声,倒是衬着这一方天地愈发宁静。
两人十指相扣,配着秋千的节奏,白读书轻轻哼着:“爱人呐,这样呼唤你……”
“哎。”

评论

热度(39)